• “女儿曾哭诉家婆视泳儿不祥人"‧外婆疑命案另有内情

2020-06-10

“女儿曾哭诉家婆视泳儿不祥人"‧外婆疑命案另有内情(吉隆坡30日讯)2岁小泳儿疑遭母虐死案另有内情?小泳儿外婆杨淑珠週六为女儿(嫌犯)喊冤。她说,女婿前言不对后语,一再诱导女儿认罪,以及女儿亲家一致把矛头指向女儿,还有突然冒出小泳儿乾爹等等事情,都令她心存疑惑,并深信外孙女死亡一事案中有案!她驳斥女儿迷信的说法,并斥责,她自小泳儿出世之后,就不时听到女儿哭诉其家婆视小泳儿为不祥人,骂她是“马骝精"及狐狸精托世,更因此常去问神,还直斥小泳儿与女儿没有母女缘。指泳儿遭婆家粗暴对待她说,女儿多次因婆家粗暴对待小泳儿而与丈夫发生口角,两夫妻的感情因此受影响。外婆杨淑珠(41岁),居住在砂拉越诗巫。她是在小泳儿疑遭虐死及女儿被指控虐死外孙女之后,在23日特地从诗巫赶抵吉隆坡,以了解真相,并希望解开一些疑团。她说,在小泳儿逝世到她来吉隆坡期间,以及她到吉隆坡见了女儿,再综合女儿朋友们提供的讯息,她有理由怀疑女儿并非单一致死小泳儿的因素,她相信当中有人隐瞒了真相,甚至有人诱导女儿一人扛起所有罪名。杨淑珠说,她是在19日一连接到女婿的两通电话,告知小泳儿走了,但女婿没有说明到底发生甚幺事。“期间,我拨过电话给亲家(泳儿的婆婆),结果她一开声就说,你的女儿有罪,她是走不脱的,你叫她一人扛起所有罪名。"揭女婿对死法有2版本她说,由于她根本不知发生甚幺事,所以亲家这一番话叫她整个人傻掉。她披露,一直到翌日下午,女婿拨电来说,女儿遭警方扣留,但还是不说清楚原委。“晚上8时许,女婿再拨电来,说女儿向警方承认她在车上掐死泳儿。"“可是一个小时多之后,我接到女儿朋友的来电,她却告诉我另一种情况。这位朋友说,女婿告诉她,泳儿是被我女儿以脚踩死的。"她说,一会儿掐死,一会儿踩死,到底小泳儿是怎死的?女婿为何对她说一套,对别人又说一套?他是否有所隐瞒?她週六在马华安邦区会主席刘锦明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时,如此表示。女婿没维护妻一味叫认罪杨淑珠说,第二个疑点是,作为女儿丈夫的女婿,为何不是想办法协助妻子,而是一味叫妻子认罪?她说,在女儿被扣之后,女婿曾在电话上说女儿认罪了,但她在22日接到女儿从警局打电话来时,曾问女儿为何认罪?但女儿却否认她认罪。“24日我和女婿到警局见女儿,那也是我在女儿被扣后,首次见到她。我们只是短短交谈了几句,但女婿却在此时又想说服女儿认罪,还向女儿说,如果认罪只是坐几年牢,还可以担保出来。"她说,她对女婿没有维护妻子,只是叫妻子认罪的举动感到怀疑。“我当时只是劝告女儿,有做过才承认。"她披露,她过后在女儿的朋友和马华安邦区会的协助下,频频与律师接触,但这个举动似乎让女婿很不安。“他常拨电向我查询我和律师接触的进展,还恐吓我,如果聘请另一名律师为女儿辩护,可能会使女儿的情况更糟糕,女儿可能被控谋杀。"“我后来从警方口中知晓,已有一名律师代表我女儿和家婆辩护。"否认泳儿有乾爹杨淑珠说,第三个疑点是所谓小泳儿的乾爹这个人的身份,因为小泳儿从来就没有乾爹,甚至在她赶到怡保精神病院见女儿的那一刻,女儿都否认泳儿有乾爹。“既然如此,那这名乾爹是怎样冒出来的呢?他为何要自认是泳儿的乾爹,还要对泳儿的母亲做出种种指控?他的动机何在?"她怀疑这名乾爹对女儿的情况了如指掌,甚至连女儿进行人工流产都知晓。“就连我这名母亲都不知道有这回事,为何外孙女的乾爹会这幺清楚如此隐密的事情?"她质疑,这名乾爹口口声声说他对小泳儿有多疼爱,那为何不是在悲剧发生前,即泳儿被虐待时揭发恶行呢?“一个正常的人看到小孩被虐打,难道会无动于衷吗?何况他们说,女儿不是第一次虐打泳儿,那为何不曾揭发呢?为何在悲剧发生之后,才义正词严地指控女儿,还摆出大义灭亲的姿态?"她说,她后来从女儿口中得晓,这名所谓的乾爹其实是女儿小姑的男朋友。她指出,以这层关係,她不认为女儿会与他分享私隐,而所谓的站出来指证,其实可能是为了袒护某些人。曾目睹泳儿被绑在厨房杨淑珠指出,女婿向媒体透露女儿是因为过于迷信,认同乩童说女儿是来“讨债"而对泳儿毒打,是一派胡言。她说,迷信的是女儿的家婆,说泳儿是讨债鬼、马骝精及狐狸精的都是其家婆,而非其女儿。“她的家婆还整天说,小泳儿与女儿没有母女缘。"她说,女儿因为工作关係,根本无法自己照顾女儿,只能无奈的任由泳儿继续由家婆照顾。“我女儿也曾提出疑问,她说,其家婆说泳儿与她没有母女缘,但如果没有缘,那她为何会生出泳儿呢?"她说,女儿每月要付2500令吉给家婆照顾孩子,这笔费用对收入不高的女儿而言是一笔相当沉重的负担,可是女儿的家婆却从来没有体恤。“如果亲家真的是那幺疼爱孙子孙女,会样样讲钱,斤斤计较吗?"杨淑珠说,她在今年3月到吉隆坡出席女儿第三孩子的满月宴会时,曾目睹小泳儿被捆绑在厨房。“当时我问女儿是怎幺一回事,女儿说,其家婆说泳儿是马骝精托世,所以要绑起来。"指家婆小姑反应可疑杨淑珠说,她在女儿于6月26日被带至怡保精神病院时,她搭德士追赶至怡保,成功见到女儿,并从中进一步了解到小泳儿逝世前一天的情况。否认鞭泳儿肚子她说,女儿承认她曾在17日用藤条鞭打泳儿的手脚,但否认曾鞭及其肚子。“女儿说,她在家婆从云顶回来之后,在下午5时许就离开婆家,与丈夫回到租住的家里。他们在梳洗之后就出门。女儿在送了女婿上班后,就与朋友会面,开会讨论事务。"她说,她们开会到晚上12时许,女儿突然接到家婆的电话,说泳儿不舒服,要女儿马上回家。“我女儿盖下电话后,马上就回去婆家。到了婆家,家婆却说泳儿已经睡了。"“女儿也没有怀疑,只是从房门缝隙探头看了一下泳儿就回房睡觉。一直到凌晨3时许,女儿起床泡奶给3个月大的小儿子喝,顺道泡给泳儿喝时,才惊觉泳儿肢体僵硬,没有了气息。"她说,女儿惊慌下,抱着泳儿冲出房间向家婆和小姑求救。“可是女儿还没有说出甚幺事,家婆就怒责说:有甚幺事就往自己身上揽,别连累我们。而其小姑也马上接口说:现在给你两条路走,一就是自己挖个洞把泳儿的尸体埋掉,二就是把泳儿带到医院,自己承担罪行。"她说,女儿在离开婆家至泳儿被发现毙命期间,根本没有与泳儿在一起,间中到底发生甚幺事,没有人知道,而为何其家婆和小姑会同时间给予这样的反应,是叫人怀疑的。报案促警彻查杨淑珠说,她在吉隆坡举目无亲,女婿对她爱理不理,幸好获得马安邦区会的协助,才能让她有一个为女儿伸冤的机会。她披露,她已经向警方报案,希望警方可以再展开深入的调查。“我现在只是想把我所知道的一切说出来,让警方和社会去公平评审。"与此同时,马华安邦区会主席刘锦明说,马华是基于这个案件疑点重重,决定为杨淑珠提供一个平台,让她把疑点说出。记者会上,泳儿母亲的两名朋友黎美琳和江宛娗也挺身为她做时间证人,以证明泳儿的母亲的事发当晚一直与她们呆在一起,直至深夜12时,而非泳儿婆婆家人所说,是在晚上10时就回到家。哭诉小姑粗暴待泳儿杨淑珠说,除了家婆,她也曾听到女儿哭诉小姑粗暴对待泳儿。“我女儿说,其爱喝酒的小姑有一次喝醉了,发酒疯,把泳儿吊起来打,她急起来还因为丈夫没有插手阻止,而和丈夫吵起来。"她说,由于女儿与婆家相处不是那幺愉快,她曾鼓励女儿到诗巫与她生活,可是因为女婿不愿吃苦,拒绝到诗巫木山工作,事情不了了之。前保姆指泳儿乖巧泳儿的前保姆林女士也出席记者会,力证小泳儿其实是一名乖巧的孩子,并非如婆婆家人所言,是名很调皮,很难管教的孩子。她说,她是在泳儿出世40天后,就当起她的保姆,一直到去年9月,她因为一些事情,无法再照顾泳儿。“据我所知,从那时起,泳儿就由其婆婆照顾。"她披露,她初照顾泳儿时,确实比较爱哭,可是过后就很少哭了。“她很可爱,很爱笑,我们一家人都很疼她。"她说,在照顾泳儿期间,泳儿的母亲因为工作忙碌,很少探望她。“她在接走泳儿之后,我就没有再见到泳儿。我原本还打算下个月去探望泳儿,却不料到竟然发生这种事。我从报纸上看到新闻时,还被吓了一跳。"她透露,泳儿的父亲在泳儿逝世后,竟然因为不曾帮泳儿拍过照片,而向她索取泳儿的照片当墓碑照。这名保姆还特地把她在泳儿生前拍摄的生活照,剪辑成短片,在记者会上播放,让媒体一睹泳儿生活泼可爱的一面。‧2012.07.01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豪博手机娱乐彩票|分享生活态度|智慧生活综合门户网|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浩博湖北快3登录网站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88msc菲律宾申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