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现在是阅读最好的时代

2020-07-24

现在是阅读最好的时代

书中没有黄金屋,书中没有颜如玉,书中只有一条幽径,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无尽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只知道开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五年前,我曾在副刊以〈书海无边,网路是岸〉为题,发表文章,宣称「现在正是阅读的美好时代」。五年之后,我仍然持此论点,且认为如今阅读环境更好过当时。

日前在台中新手书店演讲,我列出十个理由说明为什幺「现在是阅读最好的时代」。或许有人会问,现在不是生意难做,出版社哀哀叫,实体书店一家家关门吗?不管是不是,那是另一件事,对阅读者而言,现在却是阅读的好时光。

是的,不论脸书多发达,手机上网后多少人手不释机,不论书多难卖,读者还是有无数种书可买可读,且作品类型多元,任君选择。儘管出版市场如何衰退又如何萧条的哀叹不绝,但每年台湾图书出版数量仍然相当吓人,以2015年为例,依据国家图书馆公布,台湾一年出版新书虽然写下十年来新低,但还是有近四万种(39,717种)新书,按人口比例,人均出版量排名全球第二(平均579人一本新书),仅次于英国(325人)。

有很长时间,台湾一年出书三万种这数字,深印在我脑子里。一年三万种书是什幺意思?换算过来,平均一天出书几乎一百本,请问我们一天能读几本书?

所以书永远读不完,再博学的人所读过的书只是书市的凤毛麟角。

新书出版突破三万种是在1998年,与社会多元化同步——1987年解严之后,新书一年突破一万种,1994年两万,1998年三万,2005年突破四万。现在从一年超过四万降到接近四万,那还是很多啊。而现在买书如此方便,网路点一点,18或24小时超商取货,不用千里迢迢扛书回家,不用书海茫茫中逛遍书店寻找沧海一籍。在书店,若闲逛,必也感叹书种之多,随便一抓,结帐破财,但若想要购买特定一本就得凭运气,店内可能有可能没有。连锁书店店员会用电脑查询,告诉你他们哪家分店有货,但顾客会搭车辗转流动去该分店买吗?

书店再大,藏书再多,其实只是种类多,细察可知每类都残缺不全得很严重。

是的,很严重。你去任何一家大书店,乍看,书摆得满满的,琳琅满目,先是惊叹,好大的店好多的书啊,但若试着找某一作家的书,就会发现,数量很小。

譬如西西,着作等身又这幺重要的作家,日前我在我心目中书最多的书店,只看到四本。但同一个作者的书,上网,只要书不断版,几乎找得到。一搜寻,可找到特定的书;一勾选,可买齐特定作家所有的作品。这才是网路书店最迷人的地方。折扣并不是网路书店纵横天下的关键武器,否则书价比网路书店便宜至少一成的水準书局,近年也不致营业额下滑,而採取图书定价制的日本,独立书店一样难敌网路书店,经营得非常辛苦。

书多,易买,想看有得看,此便利与丰饶,还包括简体字书。若克服简体字残缺笔画的视觉障碍,在阅读领空里可说是海阔天空任翱翔。除了社会人文书种多而整齐,翻译文学更为可观,在台湾商业考量而无法出版的作家全集,一套又一套。

说到翻译,和上世纪出版品比较,更可证明现代读者之福,所谓「后出转精」,用以形容翻译出版品最为适切了。认真经营的出版社不时重译经典,论译笔成就,大多数(不是全部)要比旧日版本好上太多,说句伤感情的话,远景、志文、桂冠等东西洋翻译着作,惠我良多,但已完成阶段性任务了。

网路讯息读不完,读不完的不只是资讯,也包括书。有些踏破铁鞋无觅处的绝版书,也只有网路上有,而且免费。《想像的动物》(波赫士等)、诗集《备忘录》(夏宇)、《将军令》(温瑞安),以及司马翎、卧龙生、柳残阳、诸葛青云等老武侠,都可在网上读到。

书会绝版,想到就讨厌,电子书可解决这问题,然而,若说现在阅读环境有什幺重大遗憾,莫过于电子书发展不起来吧。国家图书馆统计,台湾2016年出版的新书,只有5.16%拥有电子书。可以想见电子书市场之小,连产品都没有,更不用说产业规模了。所以,当我们听到专家学者分析批评说,现在纸本书卖不掉,因为大家都在看电子书,没人去书店买书,或者说,纸本书不敌电子书,之类的话语,那幺请记住作者的名字。连「网页」和「电子书」都分不清的人,写的文章可以不用看了。

说来矛盾,阅读的环境以及多种便利,都和网路,这传说中阅读的杀手有关。网路阅读社群与同温层,是推动阅读活动最大的力量。推书,就靠这些口碑。不是书评。书评制度之不全使出版市场疲软的说法,是关在书房里想像出来的错误观点。此部分容后再叙,或者不用说了,静下来阅读吧,现在正是阅读的最好时代。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豪博手机娱乐彩票|分享生活态度|智慧生活综合门户网|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新宝网址多少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k7线上娱乐唯一网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