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F再激发阿根廷危机Hector R.Torres

2020-06-07

IMF再激发阿根廷危机Hector R.Torres

阿根廷首次需要在向国际货币基金(IMF)借款的时候是1958年。此后的六十年中该国与IMF合共签署了22项协议,但大多都以跑偏或以失败告终。


虽然阿根廷现任总统莫里西奥·马克里(Mauricio Macri)以商业头脑着称,但他最终还是加入了这一令人失望的队列。

在短短三年多的时间里,他的政府已经与国际货币基金签署了两项协议。而近期事态发展表明阿根廷与基金组织的麻烦史或许会重演。

最近这轮始于2018年6月,当时该国财政和经常账户赤字的总规模相当于GDP的11%。

投资者对阿根廷国债持谨慎态度,迫使马克里政府赶紧向IMF求助。

在美国的强大支持下,阿根廷很快就获得了计划使用三年的500亿美元(约2050亿令吉)IMF贷款。


政府将这一切粉饰成一个“预防性”计划:阿根廷只会将这笔资金留作后备好让私人投资者安心。

然而仅仅两个月后,马克里就承认阿根廷需要比500亿美元更多的钱,而且马上就要。在IMF的行话中,这笔交易必须是“前置”,也就是马上就要花掉的。

在这一点上,马克里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情谊(他们从搞房地产时就相互认识了)得到了回报。

IMF再激发阿根廷危机Hector R.Torres 马克里

该基金同意虽然不情愿再追加70亿美元(约287亿令吉)贷款,将总额增加到570亿美元(约2337亿令吉)。此外总金额的约90%(即512亿美元或2099亿令吉)都会在2019年年末阿根廷下次总统大选之前到账。

394亿购比索

这是IMF有史以来向单一国家提供的最大一笔贷款,而阿根廷每况愈下的经济也急需财政支持。4月15日IMF转入了96亿美元(约394亿令吉)的第一期款项,谁知马克里政府没有用这笔钱建立外汇储备或回购债券,而是拿去购买阿根廷比索。

不出所料,阿根廷债券的风险溢价飙升。投资者们坐立不安,不仅因为前总统克里斯蒂娜正在民调中领先。

他们知道,通过将IMF的财政支持“前置”入其现任任期,马克里还会将阿根廷未来的还款义务塞给IMF。而且由于IMF具有优先债权人地位,因此它将首先得到偿付。

而如果阿根廷在2020年之后没有足够的美元来偿还所有债权,那幺私人投资者可能就要亏本重组自身债权。因此,投资者只剩一个狭小的机会窗口去逃离阿根廷,而且可能很快就要动身。

政府辩称财政部需要在本国国内出售这96亿美元(约394亿令吉)以支付以比索计价的预算开支。

尽管这种借来美元买入比索做法似乎并不寻常,但基金组织已经批准。

与此同时,政府只被允许通过央行和公开拍卖的方式以每日最高6000万美元(约2.46亿令吉)的顺势疗法剂量来使用这些资金。

但此举这毫无意义。

或再借贷稳比索?

根据与IMF的协议,阿根廷政府承诺实行零赤字的基本预算收支(扣除利息前),并对以比索计算的70%的到期债务和公共债务利息进行展期。

政府成功地满足了这两个条件,目前已经对100%的以比索计价利息和公共债务实施了展期,超额完成了今年的目标。

因此,该国政府在预算方面根本无需动用IMF的美元来购买比索。

相反,当局在基金的支持下,将使用这笔钱来维持比索今年晚些时大选前的汇率稳定,从而加大马克里的连任机会。

而IMF也不应该支持这种做法,理由如下:首先,通过赞同这种愚蠢和错误的论点,IMF将危及阿根廷与其两者之间关系正常化的努力(包括笔者所付出的)。

此外,下一届政府迫切需要本届政府今年出售来支撑比索的美元以在2020年偿还到期的债务和利息。

如果下届政府(似乎不可避免地)需要就目前的IMF协议展开重新谈判,那幺拥有96亿美元(约394亿令吉),而不是金额相当的贬值比索,将使其处于稍微有利的谈判地位。

鉴于每天6000万美元的拍卖,其实无法为政府提供足够的弹药来防止外汇市场上的比索汇率暴跌,因此想维持比索的稳定甚至是不可能的。

最后,阿根廷欠国际IMF这种优先债权人的债务越多,就越难以说服私人“非优先”投资者去为自身债权做展期,并在2020年及之后继续为该国提供融资。

可悲的是历史或许即将重演。2001年10月,就在发生债务违约前约60天,阿根廷向基金组织借款80亿美元(约328亿令吉),并将其中大部分用于购买逃离该国的机构投资者手中的比索。

眼下IMF很可能再次犯下同样的错误,同时也不要寄望会得到什幺意料之外的好处。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www.project-syndicate.org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豪博手机娱乐彩票|分享生活态度|智慧生活综合门户网|网站地图 申博360老虎机 申博正网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