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失业媒体人创The Awl 颠覆资本逻辑、不追流量,要当媒体

2020-07-01

失业媒体人创The Awl 颠覆资本逻辑、不追流量,要当媒体

网路时代窜起的 Buzzfeed、Vox Media、Gawker、赫芬顿邮报等媒体,打败传统媒体,创造网路高流量,拉拢广告商,并吸引创投争相注资,追求扩张成长,大抢媒体的新版图。然而,网路媒体 The Awl 却不信这一套。

由一群失业媒体人在2009年创办的 The Awl,坚持低成本营运,不募资,不盲目追求组织扩张,不求议题包山包海,不冲网路流量,以独特的新闻选题,锁定忠诚度高的「小众」读者,自诩要当网路媒体界「打不死的小强」。

《纽约时报》报导, 2009年,Gawker、赫芬顿邮报等网路媒体初具规模,冲击传统媒体,再加上经济危机来袭,在传统媒体上班的思查(Choire Sicha)、鲍克(Alex Balk)和曹(David Cho)纷纷被裁员,索性背水一战,跳出来创业,把思查在东村的公寓当办公室,创办 The Awl,他们曾一度穷到没钱吃饭,幸好及时收到一笔几百美元的捐款,暂时解了围。

The Awl 隔年起开始赚钱,年营收超过 20 万美元,The Awl 随后又发展出姐妹网站,包括,讨论喜剧的Splitsider、锁定女性读者 Hairpin,以及个人理财主题网站 the Billfold。

相对于每月流量高达 1.9 亿人次的 BuzzFeed,The Awl 简直就是小虾米,营运六年之后的现在,每月不重複访客是 100 万人次,若加总其他周边网站则为 300 万人次,最高约 400 万人次。

实际上,小而美是 The Awl 深思熟虑而拟定的策略,它就是要跳脱媒体巨擘的市场逻辑,锁定主流媒体操作不来的利基市场。

思查常把「笨的读者不要看」挂在嘴边,自我定位为「比较不笨」的媒体(less stupid)。

他和鲍克在网站刊登的邀稿说明就点出,网路媒体总偏好明显而简单的故事,而忽略了许多独特和珍贵的东西,The Awl 要回到纽约为中心,关注媒体和出版、财经和房地产、政治和资本主义等主题,提供美食新闻、个人随笔、诗集等内容。

The Verge报导引述思查说,The Awl 的读者是另类文化读者群(indie-lectuals),最特别的是,高达 29% 网站读者具备硕士以上学历。

BuzzFeed 创办人兼执行长帕瑞蒂(Jonah Peretti)分析,The Awl 如同独立媒体品牌,这世界总是有特定舞台给独立媒体,而独立媒体提供独特美学和内幕知识,给特定的族群,也有其生存空间。

跟媒体拼网站流量不一样,思查思考的是,「有意地限制阅听人数,才能真正拥有一群同质性高的阅听众可以卖。」经过内部辩论,他们认为,The Awl 每月流量不应该超过 300 万人次,「超过这个数量,你会跌入不懂这些内容的读者当中,这些读者只会让人分神。」

思查说,广告商原本不理会流量小的媒体网站,时尚品牌更不想跟网路有什幺往来,The Awl 跟企业主强调读者群的独特价值,成功拉到企业赞助。比如,女性网站 Hairpin 开站之初,就曾拉到女装品牌 Ann Taylor 的赞助。

The Verge 报导,思查压根就不在乎流量,他鼓励编辑和作家去做想做的新闻,不要複製过去的成功经验,更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东西。

2014 年,赫尔曼(John Herrman)和布坎南(Matt Buchanan)从网路媒体 Gawker 的科技子站 Gizmodo 跳槽加入,目前两人负责 The Awl 的编辑工作。他们会去确认流量,但只是要确认网站没有死掉,并不是要冲刺流量;两人都同意,在 The Awl 工作最大奢侈的就是可以写自己想写的东西。

《纽约时报》指出,The Awl 採取低成本运作,营运者不求赚大钱,只想做自己的事,而有口饭吃就好,因此,它寻找特定的作家群结盟,像 Splitsider 部分是作家傅斯(Adam Frucci)拥有,而 Hairspin 则是跟兹莫曼(Edith Zimmerman)合作,公司负责商业和科技操作,营收则与这些作家五五对拆。

面对脸书等社群网站来势汹汹,以运算方式干预或主导媒体阅读量,甚至想插足媒体,许多网路媒体都备感威胁。不过,赫尔曼非常乐观,他认为 The Awl 绝对会存活,「因为我们就像小强,我们不会死」,因为这家公司是在最不景气时间点成立,切入市场的时候,市场看似都没有空间,它却始终这样运作,网站逐渐慢慢建立读者忠诚度,读者群足以支撑它存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豪博手机娱乐彩票|分享生活态度|智慧生活综合门户网|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正网充值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娱乐官网